百年大疫•台灣發燒

 從來沒見過傳染力這麼強的的疾病,即使對抗知道是採取嚴格規定,並落實執行,仍無法有效控制,這究竟
是何種疾病?又源自於何處?真是太可怕了!彷如電影中情節中的危機總動員一般,真的在世界上發生了。

 這個百年大疫,讓台灣的政治和社會亂象一夕之間呈現在國人和國際眼前。全民共同抗煞,台灣雖展現其一貫的生命力;可是在疫情降溫之前,我們付出了相當慘痛的血淚代價。現在重要的是,在這些民眾及醫護人員犧牲之後,台灣政府及民眾學到了什麼教訓?

  我們並須從這次防疫暴露的缺失和線索,從衛生體系、行政體系、社會體系和疫後重建等角度,提出系列檢
討和反省。因病菌及病毒不可能在世界上消失。為此;我們需深入了解這些微生物,來提早因應及做準備,為
在下一波病毒來襲前,厚植足以應付的知識能力和防禦體系。所以在此篇報告中,本我們將對SARS病毒等問題
,來提出探討!


SARS疫情危害起始


 2003年2月22日,在香港的64歲劉劍倫醫學教授,住進九龍京華酒店九樓房間內,這位教授已經感冒一星期
了,抵達香港後病情持續惡化,出現的狀況有乾咳、發燒、呼吸困難等狀況。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所染上的,絕非一般普通的感冒,因為由他在最近任職的醫院內曾看過此等相同症狀。

  其後 ;劉教授決定就近於廣華醫院就醫, 當他進入飯店電梯準備下樓時,卻分送了一個可怕的禮物給予乘
座同電梯的乘客,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致命的禮物。當他蹣跚的走至醫院時,醫院的醫護人員欲主動向前
關心他,他卻大喊:「不要靠近我,我已經染上很可怕的病」。劉教授雖然以警告,卻沒人知道這種病對於平
時醫護人員防護措施是多麼的微不足到。

 待醫護人員檢查劉教授後,發現他有嚴重的肺炎症狀,但相關治療措施完全無效。他的肺部完全浸潤,不到
一週時間,劉教授便醫治無效而死亡。未來的一個月,單是香港地區就有16人死於這無所知的疾病。再經過一個月,死亡人數已竄升10倍之多,而這名殺手竟然躲於人口稠密的地方流竄,當然慢慢的;所發生的SARS疫情,也足漸從香港、廣東、新加坡、加拿大、台灣及其他東南亞地區不斷延燒開來。

  SARS在台灣的「病徵」,於九十二年四月廿四日和平醫院封院之際達到巔峰。這個「病徵」,不僅是疫情
,更是整個醫療體系、行政體系和社會體系堆疊形成的集體現象;首由自信、紛亂、無知、恐懼、憤怒。

  而在台灣地區,於民國九十二年三月月十四日起,由勤姓台商回台,首次發現了第一個境外移入的SARS病
例,起至六月十四日最後發現的病例,總病例數確定共計為698位感染SARS病毒,其中有83個感染者不治死亡
。其中包含醫護人員陳靜秋、胡貴芳、林佳玲、鄭雪慧,林重威、蔡巧妙及其他等人不幸病逝,雖已事過境遷
,卻帶給國人內心深處永遠的痛。


了解SARS病毒

 基本上,冠狀病毒是一種屬於具有極性的單鏈RNA,本身呈多切面
型狀,有一個脂肪外套,此脂肪外套向細胞表面突出,使得病毒本身
看起來類似冠狀,而稱之為「冠狀病毒」,其直徑在60 - 220奈米(又
稱之為微米,千萬分之一毫米)之間,而長度約為20奈米。

 舉世的科學家經過努力研究,目前將引起這波「嚴重急性呼吸道症
候群」(SARS)的罪魁禍首,大多指向一種新變種的冠狀病毒,它可
能是來自禽類冠狀病毒的新變種。至於,是否還有其他元兇( 人為因
素 ),尚待進一步的研究。

 目前科學家已完成新變種冠狀病毒的基因的定序工作,看起來它們
自成一類,與已知的三類冠狀病毒均不相同。而且不同感染區的SARS
病毒序列也有所不同。由台灣大學所定序的台灣株一號與加拿大的多
倫多株有三個鹼基的差別、與越南的厄巴尼株有六個鹼基的差別、與北京株有九個鹼基的差別、與香港株則有
十一個鹼基的差別。因此,世界衛生組織頗擔心SARS病毒的行為模式可能因此而也些不同。

 根據流行病學的探討,冠狀病毒科(Coronaviridae)除了會感染人類之外,尚會在某些鼠類、豬、貓、犬甚
至火雞等動物間互相傳染。
這就是醫學家最擔心的問題,因為這樣多種生物間的相互傳染,很有可能引發多種
生物快速感染,甚至滅絕。冠狀病毒具有胃腸道、呼吸道以及神經系統的趨嗜性,與人類及動物的許多疾病的
衍生有關。人類冠狀病毒主要侵襲個體呼吸系統中的支氣管、鼻腔以及肺泡的纖毛細胞;在臨床上,已分離出
兩種不同血清型 的「冠狀病毒」,而感染動物者則有十種冠狀病毒。

 在臨床上,人類冠狀病毒有OC43以及229E兩個不同的抗原型,而有2∼10%的人類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病原
是屬於冠狀病毒(常引起普通感冒或傷風);但冠狀病毒不像鼻病毒,其不僅會衍生上呼吸道感染,也會導致
下呼吸道感染(如非典型肺炎的併發症),是目前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主要元凶。

 冠狀病毒的潛伏期在三天左右,而臨床感染期大約在一個星期上下。根據流行病學的探討,每二至四年會有
一次冠狀病毒感染的暴發性流行發生。在臨床上,雖然兒童冠狀病毒的感染較為少見,但5∼9歲的兒童卻有一
半人口群偵測出「中和抗體」,而成人人口群中則高達百分之七十具有對抗冠狀病毒的「中和抗體」。此外,
在臨床上常見冠狀病毒的再感染,但絕大部份的感染個體都會產生相對應的抗體。

 冠狀病毒感染分佈在全世界各地區,其主要發生在冬季及早春。根據流行病學的資料顯示,在美國連續四年的血清流行病學研究中,發現冠狀病毒佔成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的10∼25%,依年齡層分類,顯示四歲以下佔29%,40歲以上佔22%,在15∼19歲年齡層的罹患率較高;此外,冠狀病毒也是成人慢性支氣管炎合併急性惡化的主要激發因素。基本上,在臨床上冠狀病毒的感染目前尚無特殊治療或相對應疫苗注射的預防。

SARS案例失控原因

1. 政府對於國外的疫情資訊不夠重視。
2. 政府相關單位對於處理模式的過度自信。
3. 發生疫情時,民眾能獲得相關資訊太慢。
4. 民眾對於一般病菌、病毒傳染途徑的相關常識及知識嚴重不足。
5. 民眾對於防疫措施的極度不配合和反彈。
6. 官、商、民對於物資的搶購 ( 醫療用專業口罩 ),造成醫療人員的個人防護設備不足。
7. 危機感的不足,造成醫療設備的嚴重不足。(如負壓式隔離病房、救護車等)

疫情爆發因應措施方向及可達到效益


 即所謂;恐懼來自於無知,當疫情急速爆發時,我們應當了解如何保護自己,下面則列舉項對於防範流行疫
情擴散的方式:

1. 搭車時打噴嚏或咳嗽時應用手帕或面紙遮住口鼻,並迅速洗手。
2. 建議選擇駕駛有戴口罩之計程車搭乘。
3. 如搭乘公車、計程車等交通工具時,儘量打開車窗,確保車廂內空氣流通。
4. 在電梯等密閉空間內,請戴上口罩及避免交談以防飛沫傳染。如搭乘公車、計程車等交通工具時,儘量打開
車窗,確保車廂內空氣流通。
5. 避免到人煙稠密或SARS流行的地區。
6. 如出門時無法即時消毒洗手,可準備一瓶75%濃度的藥用酒精,裝入噴霧器,可噴在手中再以紙巾擦乾,可
達及時殺菌的效果。
7. 疑自己感染SARS,請儘速聯絡衛生局就醫 ,請務必戴好口罩,並請不要搭大眾運輸工具。
8. 即刻立法,對於政府的嚴格防疫規定,如果民眾不遵行,應處於重刑。

 上述八條為一般防治疫情擴散的方法,但最重要的是自己於平時就需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 。如發生有感冒、
發燒、咳嗽、打噴嚏症狀就應需帶上口罩
,並減少出入公眾場所。而非沒有發生任何病症的人,帶上口罩。舉
SARS來說:當疫情流行時,即使您帶上了口罩,病患的唾液噴到您的眼睛照樣被感染,更何況以奈米級大小的
病毒,並非沒有從皮膚進入毛細孔感染的機會。當我們出門時,總不會帶上眼照、口罩、全罩式安全帽加上連
身雨衣外出吧!

 有上述等病狀而帶上口罩,這個原因也就是許多先進國家,在疫情流行時,能夠迅速減少病例、快速控制疫
情的最大原因。所以我們應以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做起,才是防疫的根本。

結 論

  當高度傳染的流行疫情發生時,我們的政府若無足夠的警覺心及有效的處置模式,將導致民眾恐慌及信心
喪失。而民眾若沒有足夠的醫學常識及配合度,彷如整個疫情的防堵工作,破了個大洞。這兩項加起;就如同
了等待死亡。真正可怕的不是SARS,而是人類的無知。SARS也許只是先鋒,未來很有可能還會出現比SARS可
怕的傳染疾病來襲;
人類是否有足夠的能力,來對付比SARS更可怕的傳染疾病?這些不僅是需要靠醫學專家的
努力,更需靠所有的人來共同參與,而並非單單為某些小團體或是個人的工作。

 當人類持續破壞著大自然時,我們在此時所受到大自然對於人類的反撲,我們更應該深刻的檢討。因為病菌
與病毒決不會在世界上消失,也希望再有下次疫情來臨前,我們已經準備好、有足夠的能力與病菌、病毒對抗
。我們不再要有人犧牲,更不願再有人為朋友哭泣,因為我們已經準備好!


 

回首頁 Smart簡介 營業項目說明 白蟻專業防治 蟲害介紹索引 老鼠危害防治 病菌病毒介紹 宣導海報下載 各區服務處